asasiki

My heart is gold and my hands are cold.

对不起,我学法的,你可以停止哔哔了

星海之葬

 我要一个人扛起那啥大旗
对,军卡大旗
    完结完结
可以走人鱼paro了
   初步就是人鱼凯撒、人鱼伽罗、有些隐情而被迫成为人鱼的小心和人类阿卡斯
溜了溜了
xxxxx伽小人鱼就非常伤悲了,刀子糖






        侵略星星球的计划已经开始了。
  即使躺在远离城市、处在荒郊野岭的山洞里,阿卡斯依旧可以听到迫击炮发出的轰轰巨响。
  他的血液开始不由自主地沸腾,体内的军人之魂开始躁动。
  ——很久之前,阿卡斯也是这样,在迫击炮的鼓舞下上阵杀敌,取得敌方的首级用来和凯撒炫耀。
  和凯撒炫耀……
  我艹他大爷的凯撒!
  阿卡斯将拳重重锤在床板上,那支变成两截的上将飞箭此刻放在一个长盒子里,而这长盒子则有些讽刺的放在了阿卡斯的床头。
  啧!
  凯撒就好像是粹满毒药的匕首,不论阿卡斯从哪里抓住这把匕首,伤害他人之前先伤害了自己,可偏偏这把毒匕首是世界上最好用的匕首,阿卡斯根本舍不得放手。
  你看现在,病入膏肓,可是还在想着这把匕首当初陪伴他的样子。
  他阿卡斯一直都是敢爱敢恨的直性子,可是现在却在这种事情上左右不得,真是可笑。
  背后的箭伤有些隐隐作痛,可阿卡斯却有些变态的希望可以见到凯撒。
  。。。。
  “你是故意把阿卡斯射伤的。”
  伽罗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的是陈述语气。
  他的小搭档站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空中和凯撒打得难舍难分的伽罗。
  可以的话,伽罗根本不想把小心超人扯到他和凯撒的这场战争中,因为现在的凯撒是真的太过于危险,他害怕他的小搭档会死。
  ——也就于此,伽罗突然明白凯撒那么唐突把阿卡斯赶出船队的原因的。
  “你应该已经把阿卡斯在船队里的证据全部销毁了。如果你输了,阿卡斯也不会因为他是宇宙海盗而被判死刑;而你赢了,你只要随便找个理由,阿卡斯也不会成为被人侮辱的阶下囚,你真的很聪明,凯撒。”
  攻击的力道突然变狠,凯撒故意把嘴咧得很大,对伽罗的分析一声不吭。
  “最重要的是阿卡斯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会一味地认为你背叛了他,就不会对阿卡斯产生较大的感情负担。”
  如山般的巨大力量砸向伽罗,凯撒脸上的笑容终究还是消失了,而伽罗则借此快速飞到自己的小搭档身边,抱住了他。
  ——他有预感,与凯撒的这场对决,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伽罗…”
  他的小搭档的声音带着些轻微的颤抖,似乎已经有些理解他要干些什么。
  “……凯撒就快来了……”
  “让我最后一次再变成你的武器吧。”
  类似于遗言一样的话从伽罗嘴里说出,容不得小心超人拒绝,凯撒就已经带着一身风雨欲摧的气势向他们袭来。
  小心超人看得出这个叫做“凯撒”的阿德里星人生气了,但是少年并不理解这个人生气的缘由。
  阿卡斯不是…被你亲自赶出来的吗?
  。。。。
  蓝雨从天空中落下的时候,阿卡斯仅仅是握紧了拳头,却什么都没说。
  结局不言而喻,但是凯撒什么都没有留给阿卡斯——当然,那支箭并不算。
  那位少年瘫坐在广场上,手里捧着一副墨镜,真正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哭泣着。
  伽罗留下了最能陪伴自己小搭档的东西——他的墨镜和他亲手做的魔方。
  。。。。
  传说,每一个被称为战神的人,死后都会化作天上的星星,承载着英雄事迹,闪耀于宇宙之间。
  

啥?标题?不存在的。

  要是污染到了您的眼睛,我也只能说句抱歉。




        他的心里充斥了太多的阴霾,我想,他需要救赎。
  。。。。
  争吵的矛头似乎又指向了布莱克。
  那一身黑的精灵从头到尾一声都没吭,任凭着对方将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自己身上。
  “盖亚,你说够了没有!”
  难得的,这句话并不是出自雷伊之口,一直以来维系着布莱克和战神联盟之间的友好关系的老好人卡修斯发了怒。
  “三天前,布莱克回了格雷斯星,我与他一起同行,他怎么可能再去做那些破坏!”
  “切,谁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当初你不也是被布莱克骗得团团转吗?再说了,你们两个如果一起……”
  盖亚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地之神突然暴起,直到这个时候,那一身黑的精灵才有了动作,他抓住了那暴动的精灵,一把将人摁到了墙上。
  “布莱克,你在干什么!我……”
  黑色的精灵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声音里隐隐带着一些怒气:
  “你似乎对我和卡修斯的关系有些误解。”
  “你在说什么,布……”
  头骨被重重磕在墙体上,布莱克扼住自己手下这只精灵的脖子,萧杀之气从眼眸里冒出。
  “卡修斯在哪里?说!”
  “哈哈哈哈哈,我根本没有误会你们之间的关系,布莱克大人。”
  精灵身上的白色如同沾水的颜料开始慢慢褪去,由暗红色和黑色所组成的躯体出现在战神联盟剩下四人的面前。
  “我只是个传话工具而已。”
  不知名的精灵笑了笑,感受着脖子上加重的力道。
  “威斯克大人说了,养一只狼没什么的,总比没有用的狗好。”
  嘀嘀的警报声响起,布莱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联系先前那句“我只是个传话工具而已”,他立马转过身对那三个人吼道:“快跑!他要自爆了!”
  。。。。
  “嗯,那边的炸弹已经自爆了。”
  身穿紫色袍子的人站在高处,看着处在黑暗中、浑身伤痕累累的白色精灵,邪笑道:“你猜,布莱克会不会死啊?”

啵啵啵,哔哔哔

  Doctor,你只有两个选择——封存他或者是埋葬他。
  你没有更多的办法了。
  哈,你甚至都没有办法把他像River一样保存在图书馆里。
  就好像No More 与Gallifrey Falls.
  。。。。
  白烛葵是在不经意间得知炎无惑真正的名字的。
  “你根本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你不应该听到的!”
  那天罕见至极的,炎无惑对白烛葵大发脾气,他甚至从白烛葵手里收回了TARDIS的钥匙,然后毫不留情的把白烛葵‘请’出了TARDIS。
  ——所有的Doctor们都有一个秘密,他们将带着这个秘密进入他们的墓地。
  你现在知道自己要干些什么的,你明白的,你不可能放他走了。
  那个少年见证了你的两段人生,他是你上段人生最后一个见你的人却也是你重生后第一个你见到的人。
  你知道该怎么做。
  别想着逃避,你不管他,他会死的!
  就像花一样。
  。。。。
  所以,那天,在Chalizn里,在漫天烟火的见证下,炎无惑难得一副庄重的样子看着白烛葵。
  “这是个秘密,你要知道,只有我的妻子才可以知道我的名字。”
  “我相信他们也跟你说了这里面的意义。”
  “你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白烛葵。”
  “无论你想不想,你都必须成为我的妻子。”
  那个白发青年看着他,紫色的眼瞳里没有任何情绪的波澜,如同古井一般平静,他看着炎无惑半晌,非常平常地回道:“在下知道了,Mr. Yan.”
  。。。。
  所谓的婚礼只是为了走一个形式,只要有人见证了这场婚礼,那么白烛葵所掌握的秘密便带具有了合法性。
  仅此这一天,白烛葵放下男性的尊严穿上了婚纱,层层叠叠的设计恰好可以遮住他身上那些可怖的伤疤,把他的美好展露出来——毕竟他也是一个美人胚子。
  照理来说,这一切应该都是美好的。
  婚礼都应该是美好的!
  可惜,Apocalypto打破了这一切。
  “Doctor!”
  惊恐的表情出现在白烛葵的脸上,那种害怕失去什么的情感由那双眼瞳真真切切地表达出来,然而在这个危及的时刻,炎无惑还分出心想他上次见到白烛葵露出这个表情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呢?
  ……哦!他重生的那次。
  子弹打在白烛葵身上,一切突然安静下来。
  以往那种无所畏惧的笑容在炎无惑脸上消失。
  你可要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子弹,它里面加入了致命的时间和伤痕,这本应该是给Doctor用的,结果却打在了白烛葵身上。
  “喂!戴面罩的!”
  时间开始在白烛葵身上流亡,身穿白纱的白发少年躺在地上,正在和他的婚纱融为一体,一起变得冰冷。
  这是一个错误。
  我又犯了一个错误。
  炎无惑抱起白烛葵,向TARDIS走去。
  现在只有两种办法:封存他或者是…埋葬他。
  。。。。
  “花,我选择了“Doctor”,因为这是一个誓言,我应该要像Doctor那样生活。”
  “就像我原先做的一样。”
  炎无惑抬头,他的妻子就如同婚礼那天一样,白皙的皮肤包裹在那层层白纱里,水钻的镶嵌使得整个人看起来熠熠生辉,他紧闭着眼睛躺在时间的碎片里,宛若童话里躺在水晶棺材里的白雪公主。
  。。。。
  “I will never forgive me.”
  "Because I'm a Doctor."

星海之葬

  每到晚上,我的网速就会卡
发不发的出去
听天由命
      下章完结说不定





         对于一个常年征战、不停漂泊的宇宙海盗船来说,即使它可以维持它干净的表面,也无法让它表里如一。对于在它的内部、那无法见到恒星之光的地牢来说,绝对是海盗船最为肮脏的地方。
  “哈哈……”
  阿卡斯发出沉重的喘息,他此刻被关在地牢里,身上的伤口已经因为处在不干净的环境而开始发炎,他整个人也处在严重的脱水状态,他无力的躺在地上,望着地牢的门失神。
  这是阿卡斯被关起来的第三天。
  三天前,突然其来的说他叛变的证据如同潮水一样把阿卡斯冲得措手不及,这份伪证齐全得让阿卡斯根本无法反驳,他近乎哀求地看着凯撒——这几天他们一直在一起,凯撒应该很清楚他最近的动向。可是,在凯撒看完那份证据后,他什么都没有说得把阿卡斯关进了地牢。
  “凯撒!”
  阿卡斯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甘,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什么都没有说的凯撒,他感觉自己遭到了背叛。在地牢的这三天里他思来想去,想要寻找到这份伪证这么齐全的原因,随后,他才后知后觉察觉到——凯撒真的背叛了他!那些齐全的伪证,那些真切的时间,还有一些他近距离到不可思议的照片,除了凯撒,似乎也不会有别人了。
  也就在此时,阿卡斯才发现,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和凯撒绑在了一起,以至于对方了解到了他的一切,利用至此,背叛了他。
  “可恶……”
  阿卡斯浑浑噩噩的看着地牢外面,感受着体温的流失,直到意识消失。
  。。。。
  凯撒!
  阿卡斯一睁眼便看到了那个让他落到如此境地的男人,他怒吼着,想向那个男人冲去,但现实是他刚抬起身子,就瘫倒在了地上。
  “呵,看来你还是有些力气的。”
  凯撒略带有调侃之意地看向阿卡斯,把他抱到了床上,顺势摸了摸额头。
  “怪不得,烧已经退了。”
  阿卡斯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人,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烧出幻觉了:以为凯撒来到了地牢里、坐在自己的旁边为自己疗伤。要不然,这个凯撒怎么会如此……温柔。
  温柔……
  这个词用在凯撒身上可真是恶心。
  阿卡斯难得安静地看着他,凯撒也就回看阿卡斯。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是你背叛了我?”
  “只有这一句?”阿卡斯看到凯撒露出嘲讽的笑容,没有迟疑地说道,“是的。”
  “阿卡斯,你难道还没有想明白吗?”
  “你!”,肾上腺素的支撑让阿卡斯奋力抓住了凯撒的披风,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凯撒,接着问道:“为什么?”
  “你碍事了,阿卡斯。”
  “你根本不适合这场战争。”
  凯撒掰开他的手,将阿卡斯平放好,他从口袋里取出了准备许久的安眠药,在一针下去后,阿卡斯合上了眼睛。
  。。。。
  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是那个肮脏的地牢,阿卡斯动了动身体,慢腾腾地坐了起来。——烧已经退了,体力也有了些许的恢复。
  阿卡斯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他虽不认命,但这已经板上钉钉的事实活生生打断了他那身硬骨。
  “阿卡斯副将!阿卡斯副将!”
  听到有人叫他,阿卡斯睁开眼睛,一个小兵官站在围栏的外侧,看见阿卡斯醒了以后,把一把钥匙丢给了他。
  “您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您拿上这把钥匙,赶紧走吧。”
  阿卡斯看着他,动了动嘴唇,吐出了“谢谢”二字。
  暗处,一双紫色的眼睛看着阿卡斯打开了牢门,看着阿卡斯走出了地牢,看着阿卡斯被上面的光明所淹没,却没有任何动作。
  “报告将军,任务完成。”
  “很好。”
  凯撒笑着,从背后暴起的能量把这个小军官当场撕裂,连个灰都不剩。
  。。。。
  休息时间,警报响起,等到众人慌慌张张穿好衣服赶到集合地点的时候,一搜小型飞船已经起飞,阿卡斯攥紧了手里的报告单,在锁定好飞船路线后,他眼前一黑,晕倒在驾驶座上。
  飞船的阴影处走出一个人来,他给阿卡斯系上安全带,便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打开了通讯系统。
  “这笔账,你要怎么还啊?凯撒。”
  “星星球占领后,自然有你的一份,断刀流。”
  。。。。
  跌跌撞撞下了飞船,阿卡斯觉得自己似乎走在云端,电话那头伽罗说的什么他也听不太清,他只是一个劲得叮嘱对方要来,至于要来哪儿,周围什么景物,他都没有说明。
  对此,断刀流好心地发了一个坐标给伽罗。当然,他没有忘掉用阿卡斯的那个频道。
  眼看着那抹荧蓝色将至,断刀流拉起弓,把专属于阿德里星的上将飞箭射向了阿卡斯。
  “喂,任务完成了,凯撒,别忘了我们的交易。”

我良心痛啊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保持住
有什么要看的吗
在我写的cp里
〔〕

星海之葬

  伽小警告!
不明显就是了……
         马上要进入咸鱼期了,
最、最后一更?





         有时候,凯撒会突然觉得他自己不能太过于小看阿卡斯,要不然就会像现在这样:出些小差子。
  “嘿,我说,”凯撒拍着眼前这位小秘书的肩膀,带着些警告意味地说道:“我不在的一个星期,会没事的吧?”
  “没、没有问题!凯撒大人。”
  。。。。
  那大概只是凯撒的一时兴起。
  他把阿卡斯狠狠地摁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来了一场非常刺激的办公室play。
  ——说实在的,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的。
  但是,天知道阿卡斯是怎么看见的那件有关‘伽罗’的文件的,反正等到凯撒发现阿卡斯不见了的时候,这个人都已经消失近三天了。
  不用动脑子想都知道阿卡斯一定是去找伽罗报仇去了。不过以阿卡斯的实力,和伽罗打架也只有挨打的份,更何况这边新的侵略也要开始了,阿卡斯他必须回来!
  也许,现在去试试伽罗的实力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们迟早都有一战。
  凯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驾驶着飞船向东驶去。
  。。。。
  当伽罗第一眼看到阿卡斯的时候,他就知道凯撒一定会来,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他一个人和这两个人战斗的准备。不过当他看到凯撒控制着能量砸向阿卡斯的时候,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太过于想赢而出现了幻觉。
  “好久不见了,伽罗。”
  那人还和往常一样,脸上挂着恶心的笑容,语气里透着一些轻蔑,背上的紫色蝠翼使他停留在空中,那种上位者独有的不屑的眼神让伽罗皱眉。
  阿卡斯挂在凯撒的臂弯里一动不动,看样子凯撒那一击已经让他陷入了昏迷。
  “你真是太狠了,凯撒。我以为你对阿卡斯是有情感的,”伽罗顿了顿,从嘴里吐出了激怒对方的话语,“也许我当初应该带着阿卡斯一起离开的。”
  笑容顿时凝住,巨大的能量化的铁拳向伽罗袭来。这一招出的速度太快,伽罗有些躲闪不及,能量爆发的紫气直接蹭掉伽罗的半边脸皮来。
  “伽罗!”
  “别过来,小心超人!”
  伽罗阻拦住他的小搭档——他不想把自己的小搭档牵扯到自己的事情中,所以他并没有让自己的小搭档参战。
  噢?
  看着伽罗这般紧张的样子,凯撒突然阴阴地笑了起来,他打量着那个孩童模样的小超人,伽罗见状立刻站在那个小超人面前,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伽罗,这就是你守护的理由?”
  “啧啧,堂堂一个上将,现在却成了什么样子!”
  突然,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伽罗下意识地接住,阵阵暖意从手心里传出,伽罗低头一看:是能源石。
  “别让我失望,伽罗。”
  看着凯撒逐渐远去的身影,伽罗紧握住那颗能源石。
  我会阻止你的,凯撒。
  

未分之海(二)

  阿德里星覆灭后,第一个被推上船长之位的人并不是凯撒,而是伽罗。
  。。。。
   从一开始,凯撒就深知伽罗并不适合做为一位‘掠夺者’而活下去。军人的尊严和对正义的坚守总会让伽罗在侵略中摇摆不定、心慈手软,而这些恰恰都是兵家大忌,说不定哪个被放过的星球就会像他们一样为了复国而反咬他们一口!
  熊熊烈火灼烧着这个星球的每一片土地,儿童和老人的哭喊声凯撒充耳不闻,他收起自己的能量,转头发现伽罗就站在离自己不远的高处,荧蓝色的火焰孤独地燃烧着,那个人低头似乎在看着什么,表情异常痛苦。
  凯撒也不笨,他知道伽罗在犹豫什么。他勾起无所谓的笑容,一步一步前往伽罗所在的地方。还没有等他走近,专属于儿童那尖锐又刺耳的哭声就已经暴露了伽罗的犹豫所在。
  房屋倒塌却恰巧形成的稳固的三角支架下,一个年不过五的小女孩正因为恐惧与无助大声地哭泣着,凯撒抬起手,紫色的能量光柱准确无误地击中稳固的三角支架,伴随着“轰隆”一声,女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
  “你想说‘那只是个孩子’是吗?”凯撒看到了刚才伽罗皱起的眉头,虽然只有一瞬,但也足以表明本人内心的挣扎,“你曾经也是个孩子,伽罗。”
  ——但是你现在站在这里,双手沾满鲜血。
  凯撒的暗喻让伽罗知道他在警告自己,阿德里星的战神握紧了自己的双手,用力闭上了眼睛。
  “喂!凯撒!伽罗!楞什么呢!回去了!”
  远处的阿卡斯向他们招手,凯撒转过身去,背后突然暴起巨大的紫色蝠翼,他看都没有看伽罗一眼,向阿卡斯的方向飞去。
  “伽罗他不过来吗?”
  阿卡斯看着站在远处一动不动的伽罗,一脸疑惑。
  凯撒打量着阿卡斯脸上的表情:既没有战争带给他的苦痛,也没有战争磨砺出的沧桑,阿卡斯似乎丝毫没有觉得这一切的做法有何错误,他坚持着复国的理想,并为之不断掠夺。
  真是单纯的令人感到害怕……
  凯撒一把把阿卡斯搂入怀里,因为身高的问题,阿卡斯不得不把腰弯下来,因此就没有看到凯撒脸上一闪而过的阴翳。
  伽罗,你和我和阿卡斯都是不同,你早就明白了。
  。。。。
  阿卡斯最后一次见到伽罗的时候,那个人正站在飞船上,和凯撒打得难舍难分。
  “伽罗!”阿卡斯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奋不顾身地挡在两人中间,弄得凯撒硬生生扭转了自己的能量,在挡住伽罗的攻击后自己因为反噬半跪在地上。
  “你在干什么!阿卡斯!”
  “你闭嘴!”阿卡斯看着伽罗,两眼之中尽是熊熊的怒火,“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
  伽罗没有说话,那双荧蓝色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感情的起伏,这样平静的眼神,更是让阿卡斯的怒火毫无节制的增长。
  “伽罗,你难道不想重建阿德里吗!”
  他们的战神把战斗眼镜放了下来,背过身去冷冷说道:“有,但不是现在。”
  眼看着伽罗已经飞走了,阿卡斯立刻想要追上去,身体刚向前倾,就被人拽住了。
  “阿卡斯,别去追。”
  “可是……”
  “别去!”
  凯撒半靠在阿卡斯身上,用力拉住他,低声说道:“停下来,阿卡斯。”
  “切,我知道了。”
  “真是好孩子。”
  荧蓝色的火焰消失于黑暗的宇宙中,凯撒笑着,偷偷摁下了手里的开关。
  



碎碎念:突然想到了人鱼paro的军卡
    脑洞没救了……怕不是要肝死

星海之葬

  好累……因为要出宅舞,今天一直在练习。
绑定的未分之海明天出
    偷偷问一下:有没有人想和我扩列啊?




         战争最能铸就的就是比钢铁还要坚硬的灵魂。
                                           ——《军纪首录》
  。。。。
  当阿卡斯把手从敌方大将的胸腔里拔出来的时候,山头的那一抹薄阳已经彻底地消失不见。
  仅仅是一个白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攻破了这个国家的首都,按照这种进度,再有两天,这个国家就可以全部沦陷。
   耳机里传来“沙沙沙”的声音,阿卡斯抬手摸向耳机上的调节器,在经过几番调试后,终于传来了那人的声音。
  “阿卡斯,怎么样了?”
  “报告军长,任务完成,”阿卡斯顿了顿,突然发出一阵怪笑,“你就等着跪下来叫‘爸爸’吧!凯撒。”
  耳机那头的人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是阿卡斯却莫名感受到了他的鄙夷,他有些不服气地哼出了声,开口继续说道:“这个赌可是你打的,可别想把小爷糊弄过去。”
  耳机那头传来低笑,阿卡斯不太明白那人为什么笑,或者说自己说出的话有什么好笑的 。他的音量开始提高,隐隐透着一些恼怒:“你在笑什么!凯撒!”
  “如果你输了,知道后果吧?”
  “我…不会输的!”
  凯撒听出阿卡斯声音里的僵硬,他不自觉地勾起嘴角,紫色的眼眸里满是玩味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快要得逞的小人脸上所露出的表情。
  “我挂了。”
  大抵是因为没能让凯撒吃瘪同时反而把自己祸害了进去,阿卡斯飞速的挂了电话,甚至连最后应该有的结束用的军用语言都没有说。
  凯撒放下耳麦,视线移到了桌子上的报告,前一刻还挂在脸上的笑容下一刻立马消失。他拿起报告单,看了一阵之后,带着些叹息地说道:“看来,我们必将有一战。”
  “伽罗。”
  
  

敬各位角虫

同为冷坑,如果对我的脑洞有兴趣,想要画出来的话,不需要问我要授权,只需要画完(艾特)我就好。
我对于这种事情并不是非常在意
毕竟自己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