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asiki(说好的双黑呢!)

My heart is gold and my hands are cold.

深海光明(预告&片节)

请当它是个预告吧,我会对应TV剧情加以魔改
     后续是有的,别急别急
         虽然你看现在主场雷伊,后面就没有他什么事了。
             是人鱼paro没错哦
                 cp请见tag,话说我原先有写一个他们的小片段,还是放在里面凑字数吧(不你)





  如果说原先的格雷斯海域只是被人冠以黑夜之名,那么现在的格雷斯海域已经可以用黑暗来形容——寂静无声而又不见光明。     自从那一场莫名其妙的寒潮过后,所有为格雷斯海域照明的发光植物全部消亡,海域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夏季还是冬季都处在一种波涛汹涌的状态,就连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梦幻种族——人鱼,也开始变得喜怒无常,随意攻击过往船只,将那些可怜的渔民变成自己饱腹的食料。
  格雷斯海域变得危险了,也就没什么船只再驶进海域捕鱼了。
  “喂!把照明灯再开得大一些!”
  “报告!这已经是最大照明限度了!”
  海水不停地摇晃着船身,照明灯的光被格雷斯海域的黑暗所吞噬,即使是经验最为老练的船夫此刻也会感到害怕,更何况是这些开船才不到三年的愣头青们。
  “大哥,不!大爷!求您了,我把钱都给你们,你们让我们开出去吧!”
  这位可怜的年轻人被那巨额的钱财所引诱,不听任何劝告,带着自己的船队与金主进入了格雷斯海域,现在却连五十海里还没有开到就已经下跪着求金主让他们往回开。
  ——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是,大家都是人,想让他“推磨”的前提也得是他必须活着。
  “喂,雷伊……”
  金发男子止住了他身旁黑衣男子后面的话语,其实就算这人不特别给自己说,他也已经看到从进入格雷斯海域后就已经失灵的罗盘。
  格雷斯海域吃人的故事并不是什么玩笑话,可是他并没有撤退的意思。雷伊看着那个跪在地上请求放他回头的船长,坚定地摇了摇头并拿出了口袋里的证件。
  ——雷霆调查局海洋部部长雷伊。
  这张证件宣告了船长请求的死刑,他哆哆嗦嗦指着证件不敢出声,看着雷伊的表情仿佛看到了样貌丑陋的怪物,最终,他只能撂下一句干巴巴的话语:
  “我不会开船了,你们随意。”
  雷伊毫不在意地走到驾驶舱的位置,目光坚定地看着窗外一片漆黑的格雷斯海域,他想,他必须找到光明种子,他必须知道这里变得黑暗的真正原因。
  他,必须找到卡修斯!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有什么清凉的东西包裹住了他,有什么冰冷的软体抓住了他,卡修斯用尽全力睁开他的眼睛,看到的却是那比格雷斯海还要漆黑的头发,比吸光的黑洞还要深邃的眼睛。
  “布莱克……”
  卡修斯喃喃着,昏了过去。
  布莱克只是抓紧了背上的人,加快速度,向着那不明的黑暗里游去。





  “布莱克……”
  卡修斯将手电筒的光打在此刻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格雷斯海特有的黑色海水几乎吞噬了所有的光明,卡修斯集中注意力盯着目光所及的水域,不放过任何奇怪的动静。
  哗啦——
  突然从近处响起的水声让卡修斯措手不及,那时他正低着身子看着水面,于是乎,当布莱克从水面下窜出来时,直接撞到卡修斯的下巴。
  “嘶……布莱克你出水至少先有些动静啊……”
  从水面下浮上来的人并没有说话,他一把抓住船的围栏,猛地一个翻身,坐在了船板上,在卡修斯手电筒灯光的照射下,我们可以看到从水里浮现出的这个人长着一条黑色的鱼尾巴!
  “是人鱼!卡修斯!别被他古惑了!你快离开他!”
  从背后突然传出的声音惊住了卡修斯和甲班上的人鱼,卡修斯转过头去,只看见队长雷伊已经将枪口朝向身旁的人鱼准备射击。
  “等等!雷伊,这个人鱼……”
  卡修斯起身挡在人鱼的前面,他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的人鱼突然大力地搂住自己的腰,鱼尾用力一跃,跳进了海底。
  “卡修斯!!!”
  等到雷伊跑到栏杆附近时,迎接他的,只有黑色的、恢复平静的海水。
 

暗涌

啊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欢迎收看大型ooc(???)现场
介于这还没有写出什么cp,我不要脸占一下大tag
欢迎给萌新评论
谢谢








  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一拥而进的小警察们都堪堪堵在门口默不作声,自己进门前的势气都被门内的存在抹得一干二净,就连看惯各种大风大浪的伽罗也是带着三分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而反观这个屋子里唯一淡定的人,他一手搂着身旁被吓得缩回去的女人一边拿起酒杯当着众人面挑衅似的喝了一口。
  “你们两个,去外面守着,别把阿……”
  伽罗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红色的身影就已经向这边走来,他看伽罗傻傻地站在门口,以为伽罗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一边调笑着一边拨开这堵在门口的小警察们,想着去会会这位能让伽罗站在门口傻愣着的人。
  “让我看看是谁这么厉害,可以……”
  “喂,阿卡斯!”
  显然,伽罗的阻拦已经来不及了,一抹紫色已经入了阿卡斯的法眼,紧随着的就是那个熟悉而又恶心的笑容,阿卡斯先是一愣,随后就是天大的怒火向他袭来,他两步并做一步走了过去,揪起那人的衣领给了他一拳。
  那人身旁的女人尖叫起来,她“匡叽”一声坐到了地上,但是那刺耳又难听的尖叫声并没有停止。
  “呵,警察也打人吗?”
  那人抬起手抹掉嘴角的血渍,笑得轻佻说得狂妄。
  “对你不需要那样,”阿卡斯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他捏住那人衣领的手越发地抓紧,眼里的怒火似乎要将这个人吞噬,“叛徒凯撒!”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凯撒。
  这个名字已经淹没在警局那大大小小的日常文件中,除去那些与他有些特殊关系的当事人,已经很少有人听到这个名字还会感到愤怒了。
  更何况,他们以为凯撒已经死在了那场爆炸中,与所谓的“魔王”一同死去。
  可惜,他并没有死去,坏人总是有坏人的生存法则,现实生活可不像那些无趣的正义小说,适者生存的法则充斥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伽罗!”
  警局内,阿卡斯揪住伽罗的衣领把伽罗抵在墙上,眼里充斥的怒火没有丝毫冷却的意味,他开口,所有的质问一个接着一个刺向伽罗,神情堪称修罗:“为什么!你明明知道他们都还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周围的同事无言的看着他们,没有阻拦也没有加害,巨大的低气压席卷着办公室内的每一寸土地。
  “告诉你们什么?魔王还活着?凯撒还没有死?”伽罗看着阿卡斯,音量提高了几度,“然后我们再组织大量警力物力去追捕他们,再次看着我们的队友死去,再次感受那种疼痛的心情?你清醒一些,阿卡斯!你想让阿德里陪葬吗!”
  ——伽罗生气了。
  ——伽罗说得有理。
  他们都清楚,在那种状态下,他们做不到,他们什么都做不到。
  大家心里带着半分尊敬半分害怕地劝开了两人,办公室里的气氛彻底降到零点。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审讯室里,凯撒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脱臼了自己的大拇指把手铐取了下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失,审讯室里除了他,没有丝毫动静,他打了个哈欠,盯着大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伽罗敲了敲门,凯撒的眼睛重新对焦,看向他来。
  “你可以走了。”
  言简意赅,没有任何强烈的情感夹杂在其中,伽罗看着凯撒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位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当然,凯撒也明白,伽罗这样的态度才意味着两人形同陌路,从情谊上二人恩断义绝,以后再见面,不是路人就是敌人。
   可是,凯撒不想看到这个样子的伽罗,他凯撒不可一世,此刻在经历那场风波后活着出现在他们面前,他怎么不可能耀武扬威一下呢?
  于是,他站了起来,他慢慢走了过去,他在心里酝酿着,寻找击碎伽罗这层冷漠面具的咒语。
  他开口,如同毒蛇露出毒牙,如同毒蜥张开嘴巴,如同蜘蛛飞扑向它的猎物,他开口:
  “我会回来的,伽罗。”
  “我会的。”
  冷漠的面具被击碎,凯撒甚至没有看伽罗脸上的表情,他笑着走出警局,他知道,这一局,他略胜一筹。
  
  
  
  
  
  

现在夸人好像太晚了
    妈诶,好丢人啊,现在才夸人家
          但是我现在吹爆短小君顺带打call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状态,毕竟自己是从一开始在贴吧追到lofter的人,不知不觉居然就那么多天了!
          太丢人了,不艾特了

全部全部的存稿都要被推翻,人物关系重新设定……但是在我重开之前,让大家看看旧设关系吧……可怜了我所有蹩脚的存稿……
  lofter,求你了,让我过吧!

随笔,瞎写,随意带,不带改稿的

一次场景中有水的x事
  也许是地在颤抖,也许是他在颤抖,或者是空气中有什么在与他共鸣让他颤抖。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升入天堂,享受上帝所赐予的无上光芒;他又感觉自己此刻身在地狱,烈火毫不留情灼烧着他的全身。
  从花洒里喷出来的水浇在他们身上,却被他们的热情所蒸发殆尽;从地下传来的极寒之风包裹住他们,却化为春天的暖流温暖这每一个角落。
  神圣的吻烙印在他光洁的额头之上,他却已经沉沉地睡去。
  只有水还在不停流动,把这禁忌的爱恋带到深沟里去。

混沌的Lily

原创oc(???)
意外撞梗,意外放飞自我。
在我看来,一个鬼魂,是不会有自己的意识的,我笔下的Lily,在没有遇到强大的依托者前,她只是一个会不停杀人的机器。
你可以看到她是有病的,她的妈妈也不是正常的,至于这位吉普赛老女巫,和Lily的遇见也只是偶然。
虽然血腥,但是可爱不是吗?








  “Mum,今天是10月13日。”
  金色头发的姑娘早早钻进了她的被窝,用她那双蓝眼睛亮闪闪地看着这位给她掖被子的女人。
  “我知道,我的小宝贝。”
  女人笑了笑,拍了拍小女孩的额头,示意她稍微安静一些,太大的声音会让坐在客厅里喝酒的父亲感到生气。
  “妈妈,你说Slender先生会在今天晚上出现在我的窗前吗?啊,我好喜欢Masky啊,Slender先生会带着他一起来吗?他们说Jeff The Killer总会为人们唱安魂曲,我会有幸听到吗?还有还有,如果我晚上偷偷打游戏会遇见Ben吗?我……”
  女孩的话如同连珠的炮弹射向这位女人,她敲了敲女孩的脑袋,带着些警告意味的说道:“Lily,瘦长先生会不会来我一点都不清楚,但是你要是敢偷偷打游戏的话,我可是有惩罚的哦。”
  “唔……我知道了,妈妈。”
  女孩眨巴眨巴她那双可爱的眼睛,以示自己的无辜。
  “真是乖孩子,”女人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那我就要关灯了,晚安。”
  “晚安,妈妈。”
  女人面带笑容的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在她把门关上的一瞬间,笑容从脸上垮了下来。
  “噢!老天!”
  女人简直是咆哮着走进厨房,她拿起刀大力地剁着菜板上的花菜,肮脏的话语脱口而出,毫无遮拦。
  “赛丽亚,你够了。”
  在客厅里喝酒的男人走进厨房,看她的眼神仿佛看着垃圾。
  “Lily还在睡觉。”
  “睡觉!睡觉!对!睡觉!”
  女人疯疯癫癫跑了出去,一把拉下电闸,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男人叹了口气,摸黑走了出去。
  。。。。
  “妈妈,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女孩戳着她餐盘里的煎蛋,表情蔫蔫,“Slender先生一定是忘了这一天。”
  “也许他是去找别人了,你知道的,这附近的孩子总是很多。”
  “是吗?”女孩想了想,表情略有好转,“那他可真是幸运。”
  “那位孩子幸不幸运我不知道,但是你马上就要面临不幸了——快迟到了哦。”
  “啊!真是!”
  女孩急急吃完盘子里的鸡蛋,拿上背包出门了。
  “啊!天啊!”
  女人看着女孩出去后,面色不善,她在房子里歇斯底里地尖叫着,直到坐在卧房里的男人出来打断她。
  。。。。
  24岁的女孩,10岁孩子的打扮。
  ——这人不是痴呆就是个性。
  但起码现在面前这个是痴呆。
  。。。。
  小混混们把Lily拖进了黑暗的小巷。
  他们不断蹂躏折磨着Lily.
  “妈妈,妈妈……”
  “哈哈,你听,她还在叫‘妈妈’,她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小混混那嘲笑的嘴脸是Lily梦里那最可怕的梦魇。
  Lily哭叫着,如同一只狗一样在地上爬行,她出门穿的那件粉色的可爱衣服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黑色。
  “嘿,我说,我们玩些刺激的吧。”
  一个小混混指着那些摆放在地上的钢筋,做了一个插入的动作。
  “好诶,这可和电影一样了!估计都可以爽死了!”
  他们捡起地上的钢筋不管不顾地向着Lily的下部插去,女孩脸上痛苦的表情简直是最好的兴奋剂,他们兴奋地怪叫着,完全没有在意女孩越来越虚弱的气息,直到所有人狂欢完后,才发现这个女孩没了气息。
  “嘿,她死了。”
  “赶紧走吧,快点。”
  “那些钢筋……”
  “一起拿走,快点!”
  小混混们四散逃开了,无机制的蓝色眼球倒映着他们四散而逃的背影。
   。。。。
  三天后的夜晚,一个吸毒成瘾的混混死在了自己的公寓。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时间人心惶惶,人们常常在晚上紧闭家门,透过窗帘的缝隙观察外面的世界。
  “啊!”
  杀猪般的叫声在某间公寓里响起,小混混看着飘在空中的Lily,不明液体顺着裤管流了出来。
  女孩无光的蓝瞳倒映着害人者的恐惧,不论他怎么磕头道歉请求原谅,Lily依旧伸出她那惨白而又冰冷的双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这是最后一个。
  女孩漂浮在空中,没有移动,没有消失,无光的蓝瞳倒映着那个混混惨死的丑陋样子。
  。。。。
  杀戮还在继续,那些经常欺负普通百姓混混们往往都是被杀戮的对象。
  ——没有任何一起关于老人、小孩、妇女的死亡报告。
  人们渐渐称这个杀人狂为“正义的使者”、“社会清理者”,城市的犯罪率虽然没有降低多少,但是表面上的那些“污垢”已经隐藏。
  正因为如此,甚至出现了所谓的爱慕者,他们疯狂宣扬这位“正义使者”的一切,不断拉拢更多人加入进来。
  “哈哈哈,看,他们又在说你了。”
  老吉普赛女巫朝着客厅的一角说道,但是并没有什么答复。
  女孩无光的蓝眸倒映着老吉普赛女巫家客厅的现貌,她只是静静地浮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与其说是“正义的使者”,不如说是“混沌的人偶”。”
  吉普赛老女巫看着电视,没再说话。女孩也只是静静的浮着,一动不动。
  。。。。
  曾经女孩最为喜欢的东西,现在她和他们融为一体。
  
  

眼看时间就要过去了,我……

瞎哔哔

突然想进行数码宝贝设定下的二次创作

从不害怕掉粉
就是感觉
自己这一个创作完了,别出坑了

给各位大佬请安了

如果您不慎看了我的文,那要做好天天吃刀子的准备。
如果官方没有给出Happy Ending,我这里几乎产不出糖;当然,如果官方有Happy Ending,我应该是产糖的;但是!你官方敢虐,我就敢刀。
如果说写文代表一个写手的心境,那我一定是腐烂的、绝望的、是那大石头扔进去都不起一丝水花的死水的悲观主义者。

【creepypasta手书】那什么的意面 (全员向/正片) UP主: masky今天被烦死了吗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812606